binlins

以后发文大概都会做成图片,像我尺度那么大的人打个喷嚏怕是都会被屏蔽

【凯约】男科医生(≖_≖ )(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看)


#我到底在想什么#
#ooc#
#这样都点进来你怕是个变态吧#
#狙击手守约/医生凯#

   百里守约他起了个癣,摸起来像疤但是一碰特别痒的还有点疼的那种。这个癣让他很难受,他感觉这个癣让他从身体上和心理上都饱受摧残。
   因为这个癣长在了他丁——丁附近。
   每时每刻从难以启齿的地方传来的瘙痒感让守约几近崩溃,那种巨痒还不能挠的感觉磨的这个大男孩一次又一次的怀疑人生。他知道这个癣留着迟早是个问题,他知道有病必须治……但是他就是无法踏进医院一步。
   他羞涩啊。
   作为一个纯情的大男孩,守约觉得他就算痒死了也不要去看医生。
   然后他放弃了。最后他屈服了。
   平时安安静静的狙击手以抱着尾巴的奇怪姿势出现在了扁鹊办公室门口,满脸臊红的告诉了扁鹊他出了些情况。
   然后被扁鹊赶了出去。扁鹊表示他只是个药剂师,昨天让他看外科伤他看了,于是今天就有人找他看男科了(那里起了东西不是男科是什么?!),他要看了明天是不是就有人直接找他接生了?!扁鹊觉得他是个有原则的人,这样下去不可以。
   结果就是守约被扁鹊满脸【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打包送去了医院并挂了科。
  守约觉得这和他想的不一样´_>`

  凯他是个医生。优秀的医学素养和完美的外貌让他在医院内部和病人家属间长期占据了白金单身汉前三,对此同一办公室的李白先生表示呵呵【都是狗/屁】
   李白先生和凯相识多年,深知这个举止优雅的,气质冷漠的,外貌优秀的男人其实就是个闷骚,emmmm不,没有闷,他就是单纯的骚而已。
   年纪轻轻的凯医生每天医院和家两点一线,规律的不能再规律,偶尔会去逛逛超市,生活活脱脱的像个退休革命老干部,没有任何情趣。凯医生经常在办公室熨衣服,浇浇花,或者自己包卷烟抽,每次李白先生看见凯医生伸出舌头卷烟时都会闭眼睛——不行骚的我眼睛疼。
   觉得眼睛疼的李白先生当着同事凯的面翘了班。“哎呀我昨天酒喝多了肚子疼今天男科你帮我看吧。”

  守约进门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一个盯着对面桌子皱眉头的医生。估计是打断了医生的思路,医生看向他的目光不是那么温和。
  好看的蓝眼睛。
  “你,你好?”
  “百里守约?”
  “是。”
  “除了表格上的情况还有其他病历吗?”医生认真的翻看着表格。
  “没有了。”守约觉得他还是有点害羞。
  “知道了,脱/裤/子。”医生放下病历本转身带起了手套。
  “什,什么……”守约感觉他那里更痒了。
  “脱/裤/子,衣服卷到肚脐以上。”
  百里守约觉得他的脸已经烧的不存在了,他慢慢将手放在了皮带扣上,整个脱裤子的过程让他经历了一般男孩子都经历不了的羞涩。
  坐在操作台上的青年看上去有点局促不安,他的狼耳朵尖尖立起,尾巴从后往前勾过来圈住了他的大腿。凯看到了他这个病人在发抖,这让守约那条尾巴看起来十分蓬松。
  “别紧张,把尾巴拿开。”凯一边说一边用手握住了守约的胯/根,微微用力掰开。
  守约扣住了自己尾巴,他想合上他的腿,被同性注视那里的感觉很微妙,他盯着医生银白的发尾,告诉自己马上就结束了。
  然后守约清晰的感受到有一双手抚自己的瘙/痒处轻轻抠/弄,恰到好处的力度让他很舒服。
  “等一下!”守约放开了自己的尾巴扣住了医生的手。
   病人握住自己手的力度很大,凯抬头看向面前这个满身发红的青年,他的病人抿着唇局促不安。他在害羞。
   身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凯认为不能让病人的情绪耽误病情,于是凯干净利落单手将病人的双手握到了病人胸前,另一只手再次抚上了守约的癣。
  一双不属于自己的手在自己的腿/根/处抠/弄让守约感觉自己真的要羞炸了。于是凯的另一只手被守约用腿紧紧夹住。
  “等,等一下!”尾巴也缠上了凯的手腕。
  凯感觉也不太好了,被光/溜/溜的大/腿夹住手的感觉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发现自己的手抽回来无望后,凯皱了皱眉,压低身子将自己的膝盖强行挤/进守约的腿/间,顶开,压住,强势的不容拒绝。
  “别动,听话。”
  守约的整条尾巴都在抖,他从未离其他人如此近过,就算是和自己的弟弟成年后也未这样亲近过。医生的气息强行挤进了守约的鼻腔,低沉的声音磨的守约整个人抖的更厉害,羞耻感让守约感觉自己要哭出来了。
  感觉身下的病人不在抵抗,凯再次认真的进行检查。
  “皮肤有点龟裂,发炎,规则褶/皱,应该是猫癣,没有太大问题。你应该去看皮肤科而不是男科。”
  仔细检查后凯起身想站起来,不经意的低头让他整个人都楞在那里,身下的青年眼角湿润满脸泛红,狼耳不精神的耷拉下来,狼尾不知道什么时候圈上了自己的手腕,衣服被卷到了肚脐,下/半/身双/腿被自己压开不着半褛……妈呀我是不是欺负人了(=°Д°=)
  “抱,抱歉。你没事吧”
  清秀的青年没有回答他,等凯起身后飞快的穿上了裤子满脸通红的跑出了门。
  凯看了看被青年落下的手机……可爱。【老脸一红】

  “怎么了这是,出去看个病回来怎么跟被猥/亵了一样。”扁鹊一边把消炎药递给百里守约一边问。
  坐在凳子上的守约没有回答,夹紧了腿抬头看了扁鹊一眼,取过了药就离开了扁鹊的办公室。留下被他那含羞带怯的眼神吓的娇躯一震的扁鹊【卧槽还猥/亵出感情了这是】

 
  两周后部队体检,百里守约再次走进了医院,他站在男科门口踌躇着到底要不要进去,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嘿,你把手机落在我这了。”
 

【小番外】
百里守约:人家就是害羞怎么了!(╯' - ')╯︵ ┻━┻
凯:可爱想……嗯
我到底在写什么○| ̄|_
○习惯性烂尾
 
 
 
  

评论(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