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lins

我除了搞事啥也不会|・ω・`)

【凯约】嗷呜~‎´•ﻌ•`


#日常ooc#
#凯约大发好#
#小学生又写作文了#
#不行我还在吃糖的年龄见不得刀子#
#逻辑?没有啊#
#短的就和没写一样#

   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情况。
   嗯,难以启齿。
   凯现在整个人都僵在了厨房,青年大力冲过来的惯性将凯推向了案台棱角,尖锐的桌角撞到脊椎的钝痛使高大的青年闷哼出声,凯想离开案台但身上的重量让他不得不终止站直身体的动作。
   百里守约压在了他的身上。
   像是听见了青年的闷哼声,兽耳的青年急忙将脸凑近了身下男人的脖子,一下一下急促的嗅着男人的味道,像是在检查什么。
   温热的鼻息打在颈部的感觉让凯下意识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他试图将压在身上的青年从身上抱下去,可接下来青年的动作让他彻底僵硬在原地——百里守约舔了他。
   湿润的舌/头划过凯的下颚和颈弯,甚至连喉结也没放过,百里守约认认真真的舔着凯的颈部,当发现身下蓝眼睛的男人没什么大碍之后,百里守约抱紧了凯的脖子,低头蹭上了凯的颈弯,一下又一下,狼耳朵磨在凯的下颚舒服的一抖一抖,像是只在撒娇的大型犬。
   凯觉得事情有些严重,平日的守约绝不会如此亲近任何人,他伸手抚过狼耳青年肋骨将趴在自己身上的青年支了起来。
  “百里守约你怎么了?”青年身下的男人皱着眉头盯着守约问道,目光中夹携严肃与焦急。
   百里守约不解的看着男人撑着他的手,头上的一对狼耳翘起转了转,身后的狼尾不停摆动着。
   “嗷呜~”,栗色的眸子重新对上凯的眼睛,守约低头继续黏上了凯,这一次他舔了男人的鼻子。
   凯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百里守约出了问题。扁鹊告诉守卫军他们的狙击手身上出现了少有的魔化现象,魔物的那一方特征短时间压倒了属于人的那一方特征,患者会短时间的体现出魔物特性,比如现在的守约,他是只占有欲极强的狼。
   魔化的守约占有欲极强,这一点体现在他极其爱闻凯的味道也极其爱在凯的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在守约魔化的这段时间里,花木兰经常看到守约窝在凯的怀里不断嗅着凯的下巴,嗅完就又蹭又舔,这一度让花【单身】木兰瞎了狗眼。
   你们不觉得羞耻吗?花木兰用眼神询问着神智清醒的凯。
   凯挑了挑眉,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扯住怀里青年的衣服后领,微微用力向后扯,另一只手拿着纸巾擦着下巴处的口水。凯拉开距离的动作使狼耳的青年感到不满,青年直起身体重新蹭近凯,然后不容男人拒绝的重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呜嘤——”守约垂在凯腿边的尾巴小幅度的摆动,轻轻拍着凯的小腿,像是委屈的讨好。
   凯放开抓着守约后领的手抚向他的屁/股,充满力量的手将守约向上托了托,给怀里撒娇的青年提供了一个较为舒适的位置。
   凯看向花木兰的目光清澈又无辜,你看我有什么办法。
   花木兰老脸一红觉得她的心要跳出来了。

   有凯的地方一定能看到百里守约。原本独来独往男人现在身边总跟着一个喜欢舔他的俊秀青年。长着狼耳的青年经常蹭上凯的大/腿,扣紧凯的衣服蹭着他的鼻尖,在一段不长也不短的时间里,凯经常托着挂在他身上的守约的腰走在长城巡逻,认真,肃穆,满脸见了鬼的一丝不苟。
   直到一天百里守约清醒了,坐在凯身上的他满脸窘困的想从身下的男人身上站起来,可刚刚起身便被男人扣住腰按了回去。
   凯拉近身上的人蹭了蹭他的鼻尖,趁着百里守约愣神的时候伸出舌/尖轻轻划过了青年有些干涩的唇。
   凯看着怀里红透了的守约笑了笑。
   “嗷呜”

凯:我就是个流氓啊怎么了(≖_≖ )
我:我就是不会写结尾怎么了(≖_≖ )
没清醒的守约:嗷?
  

看着两个男人互舔的你思想很危险啊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