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lins

以后发文大概都会做成图片,像我尺度那么大的人打个喷嚏怕是都会被屏蔽

【凯约】哑巴(上)

#哑巴凯/模特约#

#ooc#

#小学生作文#

 

 

  他不会调情,不够有趣,甚至连话都不会讲,但我知道,他就是最好的。

 

 

  BORKER是A市最好的酒吧,不同于其他bar,除昂贵的收费标准和良好的消费环境外,BORKER以出色的服务团体闻名于A市——赏心悦目的调酒师和善于交际的酒保。

  这是一个赌约,跟往常所有百无聊赖的赌约无异,百里守约和其他一群靠脸吃饭的大男孩在扎堆泡吧期间再次将所有人列为找点乐子的对象。

  “嘿,这次可不单纯的是个赌约,这次是个挑战,看到那个新来的银发调酒师了吗?”

  “得了吧阿楠,这里没人是瞎子,那么大的一坨荷尔蒙没人会感觉不到的。”有个漂亮的男孩一边扯开自己的领子一边斜眼再次打量着站在吧台处的男人。

  “别这样说话嘛,他看上去真棒,可是直到现在我还真没见到过有人能和他说上一句话。”

  “所以这次肯定不会无聊,来嘛守约,你就去吊吊看嘛,我们这好像就你没试过了,就当帮朋友一个忙问问他的联系方式呗,天哪看看他那副样子,磨得我痒得慌。”男孩终于扯开了自己的衣领,兴奋的推着坐在旁边舔酒杯的人。

  好像是想用身上最柔软的器官打磨玻璃杯,殷红的舌尖一圈又一圈的蹭过杯口,被要求的男孩抬起了头,绝对精致的脸庞泛着肉眼可见的红晕,被叫做守约的人一定是喝醉了,他在被打断动作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仅仅是伸回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才迟钝的眯着眼看向话题中心的男人。

  耀眼的男人站在bar专属的暖灯下调酒,原本银的发白的头发被灯光熏成暖色,最后自然又简单的在脑后束成一个马尾,灰蓝的眼睛深邃漂亮同时也让男人看上去拒人千里之外,定制般的轮廓和认真的神态在聒噪的环境里莫名其妙的让人看了觉得安静。

  男人被周围的人用露骨目光打量着,戏弄着,依旧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发尾随着动作的改变在男人挺拔的背上扫来扫去,好像是手中的酒撒了出来,男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习惯性的将沾染酒液的手指放至唇边舔舐干净,动作自然又色清的可怕。

  这个男人看上去就像个母性泛滥的犬系。百里守约撑着他涨的发疼脑袋想。

  “卧槽太/骚了,你就去试试嘛守约,就只是问问他的联系方式,问到名字也行啊。”同伴像打了一针肾上腺素似的捣着守约,两眼发光的看着认真工作的调酒师。

  百里守约觉得他的胃在燃烧,混沌的大脑勉强听懂了同伴的意思,身边坐着的男孩略显粗暴的动作让他感觉自己要被捣的吐出来了,看出同伴没有罢休的意思,守约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男人的方向移动。

  面容精致漂亮的男孩满脸潮红的在起哄声中走到了吧台,直勾勾的看着正在工作的实体荷尔蒙,周围的气氛变得暧昧和热烈。

  男孩走的摇摇晃晃,一靠近吧台就把自己挂在了吧台光滑的大理石,上半身半支着靠近男人,醉酒使人失去对距离的感知,男孩对自己就要贴到男人额头上这件事全然不知。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里,工作中的调酒师感觉到一股酒气不断地在向自己贴近从而抬起了头,映入眼帘的面色潮红的精致面庞使男人愣了一下。太近了。

  醉酒的男孩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褐色的眼睛带着水汽,透着点呆滞和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迷茫,撑在桌面的手就要撑不住马上失力软下去似的不停发抖,有点湿热的鼻息打在自己鼻尖,凯不敢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他担心男孩会摔下去。

  百里守约盯着男人灰蓝色的眸子,纯粹的眸色和男人身上干净的味道让守约感觉到舒服了一点,守约看着男人眨了眨眼睛,浓密纤长的睫毛在守约心上重重扫了一下。

  男人的睫毛很长,长的就像温顺的绵羊。然后百里守约话不过脑的说了一句

  “你是小绵羊吗?”

  凯愣住了。

  百里守约觉得男人没有听见自己在说什么打算在重复一遍,刚刚张开嘴守约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有人摸上了他的屁股,重重捏了一下。

  “嗯~”

  凯的大脑被男孩的小绵羊三个字炸的暂时断层,他看到男孩还想说什么,但男孩嘴里冒出来软嚅勾人的单音节让凯有点不知所措。

  臀部的手让守约瞬间炸毛,背后的混蛋还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手抚向守约的胯骨,恶心的情绪和胃里不断翻腾的呕吐冲动让守约暴躁的撤出一只手重重挥向背后的作俑者。

  暴力的反击很有效,身后的手被重重打下,但过大的力度让守约本来就不稳的重心瞬间崩溃向前摔去,失重的趋势让守约惊慌无措,然后一双有力的手扶向守约的腰部将他从新撑了起来。

  面前的男孩要摔倒的趋势让从小就照顾妹妹的凯条件反射的伸手拖住了男孩,刚刚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凯想将男孩找一个位置稳稳放下,可明显有点无错的男孩直接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脖子。

  原本聒噪吵闹的酒吧突然安静之后又瞬间爆炸,所有人都在起哄着漂亮的模特男孩主动投怀送抱的攻下了酒吧高岭之花,调酒师撑住男孩的腰和男孩抱着调酒师的脖子在旁人看来怎么都像拥抱。

  酒吧从来都不缺暧昧,但今天的情况让凯很尴尬,男孩紧紧抱着自己的脖子,害怕男孩摔着凯又无法放开男孩的腰,男孩突然低头对自己说:“小绵。。羊我想。。tu”之后就挂在自己身上吐的人事不省。

  凯这次是彻底当机了。

我爱lofter,lofter 使我快乐【weixiao】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