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lins

以后发文大概都会做成图片,像我尺度那么大的人打个喷嚏怕是都会被屏蔽

【铠约】哑巴(左)

#哑巴凯×模特约#
#发存档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没粮要夭折了#
#ooc#

  露娜站在卧室门口有点不知所措,有一个陌生的精致青年蜷缩在自家哥哥的床上睡得十分安稳,从枕间传来的呼吸声平稳又绵长,被子随着身体一起一伏。像只贪睡的猫。

    哦呦。露娜转头看向厨房里不穿上衣就直接往身上套围裙的男人···哥哥你变了你居然像肮脏的成年人一样带别的小朋友回家睡觉了。
  

  像是露娜的眼神太过实质,厨房里的男人有点蒙的看向自己一脸复杂的妹妹。
     怎么了娜娜?

    “没什么”露娜回过头继续看着在床上翻身的青年···天哪还装不知道了还。厨房里的男人看着有点别扭的妹妹眨了眨眼,继续低头折腾煎蛋。
 
  煎蛋的味道混着牛奶的乳香充斥着房间,上身只套着围裙的男人安静准备着早餐,站在卧室门口穿校服的少女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百里守约微微做起身子,宿醉的大脑一轴一轴的有点疼,胃已经不像是昨天晚上那样翻江倒海。
   这是哪。精致的青年低下头伸手揉着自己的眼睛,当注意到自己穿着别人的睡衣时眯了眯眼睛,青年睁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大的房间里单调的陈放着一些日常用品,衣柜旁的桌子上放着盆植物勉强给单调到乏味的房间添了点颜色,床尾堆放一套男性的衣物,守约皱了皱眉,暗骂一声动了动自己的腰部,没有想象中的酸痛感使守约愣怔。一条盘缩在枕边发带撞进了守约的视线,守约正过脸认真打量着正在给少女倒牛奶的男人,过肩的长发没有一如像在酒吧里那样被扎起来,不同于男人英挺的脸,柔顺的头发顺着男人的轮廓散在颈间隐向背部,部分微微遮住了男人的脸,相反于自己部分同事结实到壮硕的体型,男人系着围裙袋子的腰部劲瘦又强壮,腰部流畅的线条勾着别人的目光一直向下,最后隐匿于男人的松垮的奶牛睡裤。
    小绵羊。    

  露娜感觉自己就要被眼前这个衣冠不整的男人气疯了“捡的?”     凯抱着牛奶点了点头。     自家哥哥的动作彻底把露娜的怒气值顶过了MAX“行啊你,晚上上个班还能捡个爷们回来,这么厉害今天回来了再捡一个呗。”   凯皱眉看着露娜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时钟后,轻轻推了一下冲着自己炸毛的妹妹。  
  别闹,要迟到了。 
   露娜伸手打开凯的手,一把拉过哥哥背后的围裙带子紧紧系了个死结,之后便看着一脸无语想要解开围裙的凯打了个响指。“我走了,快叫你捡回来的小哥哥起床吃饭。”   百里守约看着在餐桌边伸手解绳子的凯,心里绷紧的警戒莫名松了下来,模特工作带来的不仅只有丰富的报酬,还有混乱淫靡的生活环境,长时间生活在充斥着肉、欲和不安定气氛中的守约有着敏感于他人若干倍的占有欲和自我防范意识。坐在床上的青年不自觉地抓紧被子,重新把自己裹起来蜷了回去,被子上有一股淡淡的樱桃味,更多还有男人身上体味,干净,舒爽,见了鬼的让人感觉被安慰。  
  凯放弃了与围裙纠缠到底,揉了揉发酸的手腕,在围裙外面套了一件外套走向卧室,床上的青年是他昨天晚上从bar捡回来的,昨晚爆炸的人群使凯决定了不要放任没有同伴照顾的男孩自己一个人在吧台吐得天昏地暗。他把他带回来洗干净了。   淡淡樱桃味随着男人的靠近渐渐在百里守约的鼻尖晕开,有异于男人拒人千里的外貌,微甜的气息使凯看上去就像个邻家男孩。巨大的反差使百里守约有点无措,他闭上眼睛把自己有点泛红的耳朵藏在凯的被子里。  
  凯在装睡的青年面前蹲下来,轻轻推了推把自己蜷成一团的守约。陌生的尴尬情绪笼着守约,青年把脸藏在被子里闭着眼睛等着凯的离开,漫长的沉默后,在守约觉得凯已经离开时有人伸手抚上了他露在被子外的的额头。 
   “!”突如其来额头上的触感吓到了百里守约,紧忙起身的动作使他撞上了凯的下巴,毫无防备的钝痛让守约有点沉的脑子更加混乱,守约抱着自己磕上硬物的脑袋想把眼角的生理眼泪憋回去,但抬手碰到的不是自己的额头,而是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手心的温度从相贴的皮肤向全身蔓延,被碰触的感觉让防范意识过盛的年轻模特感到强烈的不适应。   

#这是啥啊这……#
#后面的忘记在哪个文件夹没找到要卒#

评论(2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