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lins

以后发文大概都会做成图片,像我尺度那么大的人打个喷嚏怕是都会被屏蔽

【凯约】撒娇
#ooc#
#短#
#吃糖吗朋友#

  “你滚蛋。”银发的青年终于忍无可忍回头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腿上,身后的男人吃痛的往后退了退,看向银发狙击手的眼神带着实质的委屈。
  凯跟在百里守约身后已经整整一天了,从日出开始,英俊的战士就一直将自己的恋人锁在视线里,以百里守约为中心的五米以内,战士的身影像霸屏一样的无处不在。
  堂而皇之的尾随让长城上的一干战士感到不忍直视,百里守约刻意的忽视和冷漠又让尴尬的气息在军营里滋长的肆无忌惮。
  他们吵架了啊。扁鹊一脸习以为常的告诉苟在草丛里的高长恭。
  不能理解。刺客挑了挑眉将注意力重新挪回女将军身上,以温和著称的狙击手和话都说不利索的外邦人吵架,emmmm不能想象。
  就是因为这个啊。扁鹊摸了摸嘴角的疤痕笑的幸灾乐祸,河道边一天到晚瞎游的蓝王八都会比那个傻大个表达情感。
  刺客揉了揉蹲麻了的脚,换了个姿势继续苟,知道的可真清楚,你们长城守卫军都这么闲的吗。
  对吖。

“守约……”高大的战士慢慢的向自家明显暴躁的恋人挪了过去,语气里带着点委屈的小心翼翼。
  “手……”带着铠甲的手捞住了前面走的头也不回的百里守约,语气软的像做错事的大型犬,透着股嘟嘟囔囔的湿气。
  “滚”青年暴躁的想把捞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甩开,甩开几次,凯就重新再牵上来几次,莫名其妙的锲而不舍。
  “你想干嘛”百里守约终于停了下来,左手托着的枪不轻不重的顶在凯胸前的绷带,战士有点吃痛的低头看了看抵着胸口的枪,继续将手搭上守约的。
  “手……”战士将守约扣在枪上的手指轻轻掰开,放在自己的手里,十指相扣。
  “牵手……”高大的战士扣紧恋人的手,深邃的瞳孔里透着股认真的执拗和心满意足。
  “事情没说清楚之前少来这……嗯!”凯无视守约的排斥,直接把守约推进脚边的小巷摁在墙上。
  战士看着守约僵硬的表情,低下头贴上守约的额头,切实的温度从额头穿过来,开心于恋人战后的毫发无损,战士用鼻尖蹭了蹭狙击手的鼻尖,感觉到恋人握紧了自己的手,凯把守约整个人都裹进自己怀里。
  战士的气息带着点铁锈味占满了鼻腔,属于恋人的心跳在耳边炸的毫无节奏,温热的鼻息随着凯的动作打在百里守约的颈边,震的青年耳朵发抖。
  “疼”,男人抵着墙压着青年,轻轻蹭着恋人的颈部,无视青年的抵抗,凯拉着守约的手环上自己的腰。
  “我错了,不敢了”守约感觉到男人过长的睫毛跟着鼻息一起扫过自己颈动脉,低沉磁性的声音跟平时不一样软的不像话。
  “你抱抱我”
  “别推”凯抬头看进守约的眼睛,深情的冰蓝干净纯粹,溺的守约满脸通红,抬手捂住要吻上来的唇,“你起……开”百里守约用所剩不多的理智顶着凯,可所有努力被划过掌心的湿润震的烟消云散,不同于男人恬不知耻的唇,凯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他,认真,深情,神圣。
  看着凯压下来的轮廓,百里守约放开了凯的唇转而扣紧自己的。
  战士的动作停了下来,“别……”
  “你亲亲我”
  “我想你了你亲亲我……”
  “守约……”
  “你亲……”
  啾——
  “行了闭嘴!”
 

守约:你勾引我
凯:啾
 
 

评论(6)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