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lins

以后发文大概都会做成图片,像我尺度那么大的人打个喷嚏怕是都会被屏蔽

【凯约】哑巴(3)

#完了我跟你讲着怕是个长篇#

#咋开心咋写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什么是逻辑#

#ooc是我的,铠约是你的#




  桌子的边沿粗糙菱锐,青年坐在餐桌旁伸出手指轻轻磨搓着桌沿,牛奶还是热的,不断翻腾出的蒸汽带着股甜味,渗的站在客厅里穿衣服的男人也带着股奶香。

  百里守约吹开湿润的雾气,摸摸鼻尖继续打量着凯,在家挂着围裙的男人没有了在酒吧里拒人千里的冷漠,站在窗边毫不避嫌的穿着衣服,阳光从敞开的窗帘里渗进来撒在凯的脊梁和发丝,柔化了这个自始一言不发的男人。

  原本柔顺的一片银白随着男人穿毛衣的动作有点静电,微微炸起的发梢被阳光染成金黄,有些紧紧扣在铠的蝴蝶骨,守约的目光顺着男人流畅的脊线一直向下,最后一起没在了凯的灰色四角内裤边沿。

  真丑。

  天生喑语使铠的其他感官十分敏感,黏在背后的视线让他不太习惯,铠扭头目光对上了自己昨天从酒吧里带回来的大麻烦,青年在盯着自己的腰发呆,阳光垂在青年的眼角里,漂的守约精致的瞳孔泛着点金黄,干净,澄澈,透着点磨人暗红,就像楼下大爷养的鹌鹑,看着让人饿得慌。

  铠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顺着守约的视线低头认真的提了提自己的裤子。

  “百里守约”守约收回视线,伸出舌头舔干净了唇边的粘腻,咂着嘴说着站起身走向铠,过大的家居服让青年看起来有点松垮的人畜无害。

  温热的手抵上男人还光裸的腰,猝不及防的动作使铠皱起了眉,低头扣住了青年抚上自己腰的手,百里守约低头看了看握在自己手腕上带着力道的手,好看的眉头微微挑起,重新看向一言不发的男人,逆着铠的力道,修长的手轻轻摩挲的男人的腰。

  当男人另一只手卡在自己手上时,恶劣的青年已经一手直接扯开了男人刚刚提好的睡裤,看着铠不知所措的呆滞,百里守约提着松垮的裤子笑出了声。

  “那里的毛是不是也是银的”

  “差不多大啊,别让我只穿着睡衣啊,下面光着很冷的”

  “别不说话啊,借我一条啊”

    青年抬头看向抿着唇耳朵泛红的男人,望进男人湛蓝的瞳孔笑得毫无心防,本质上其实偏执的过分的百里守约日后想起男人笨拙的初见,再次不可置否的确认了自己是那是将铠圈入了所有物的范围。


  

评论(4)

热度(46)